摄影师

醅醅君:

01.


第一眼,就看见她。


在迷离绚烂的灯光错杂交换中,舞台上的流浪歌手用他略带沧桑的声音唱着《南方姑娘》,台下的人群随歌声而挥舞手臂。另一侧的舞池里,DJ在放迷幻疯狂的电子音乐,头发染得鲜艳的短发女子扭动蛇一般柔软的腰肢,年轻的完美的曲线紧贴在男伴身上,眼神挑逗,双唇微启。落魄憔悴的男子在一旁借酒浇愁,酒杯空了又被加满,满了又空。空气中充斥着各种酒气和年轻躯体散发的汗味,以及荷尔蒙的味道,有点闷热。


然而,在这样拥挤的酒吧里,他第一眼,就看见她。


只有她伏在小小的圆木桌子上写着什么东西,长长的头发散在肩膀,看不见脸,穿着一件有点旧的牛仔外套。仿佛听不见嘈杂的吵闹声,完全沉浸在她的世界里。


等他反应过来,他已经拿着加冰的威士忌走到她的桌子旁并坐了下来。


她只是抬起头看了他一眼,没有说话。


他看见她棕褐色的瞳孔。




02.


凌晨三点,外面马路上已经安静下来,偶尔经过一辆车发出风被碾过的声音。


房间里,开着一盏鹅黄色的灯。他在脱她的衣服。


你真有趣,她说。


正在解她的白衬衫的第三个纽扣的手忽然停下来,隐约可以看见白色的蕾丝胸罩。


嗯?他看进她的眼睛里。


你是摄影师吗?她微微一笑,没有回答他的问题。


嘘。他低头吻住她,关掉了灯。


伸手解她的胸罩扣子。手指游走过她的下巴,锁骨,肩膀,腰肢。热量通过手指渗透到她的皮肤和血液,使她燃烧。房间里持续升温。


窗外忽然刮起风来,溜进没有关紧的窗,轻轻拂动着厚重的窗帘。


枯叶就这么飘下来。




03.


她猜对了,他的确是个摄影师。


他四处流浪奔走,用手里的单反,拍出他眼里的整个世界。他拍各种各样的女孩们,娇俏的,调皮的,文静的,开朗的,成熟的,稚嫩的,她们在他的镜头下或大笑,或落泪,或撒娇,或害羞,或妩媚,或恬静。她们是轮廓完美只等待被他画龙点睛的人偶,在镜头下被他赋予鲜活的生命,如鲜嫩的花,肆意绽放。他总能发掘出她们最美的一面,他,是伯乐。


然而,确实个不堪束缚的伯乐。追求更多的千里马是他的路,是他的使命。






04.


拉开窗帘,清冷的月光照进来,在地上映出一小片的清辉。


他穿着破旧的牛仔裤,手指上拿着烟,光着脚,坐在了窗台上。从窗台上望下去,马路上车影稀疏,霓虹灯闪耀着点缀着空旷的街道。十月了,这个北方城市里,马路两旁的行道树掉光了叶子,光秃秃的树杈突兀地指向天空。凌晨五点的天空灰得发蒙。他转头看向她,卷着被子,眉毛微微皱起,大概是在做什么不好的梦。


为什么会是她?他问自己。


那天在酒吧里的邂逅,是他先接近她。


她抬起头。


撞进他眼里的是她的瞳孔,纯粹的棕褐色,不含一丝杂质,天然干净。


长头发,齐刘海,却调皮将额前的一绺头发染成酒红色,不仔细看是看不出来的。眼睛下是浓重的黑眼圈,不同于那些憔悴颓废的女子,她别有一种韵味。


她没有跟他讲一句话。他却坐在那里等着她直到凌晨写完稿子。


她站起身,伸了个懒腰,说,你真有趣。脸上是戏谑的表情。


谢谢。不过,我觉得你更有趣。他俯下身子,威士忌夹杂着香烟的味道拂过她的脸,带着调戏的坏笑。


正是从那晚起,他们开始同居。




05.


你会永远为我留在这儿吗?她以婴儿蜷缩在母亲子宫里的姿势紧贴他的胸膛。


棽棽,你知道我办不到的。他下巴摩挲着她的头发,苦笑了一下。


你还是那么地有趣。她仰起脸认真地看着他。


他轻吻她发皱的鼻子。


那你呢,你能跟我走吗?话音刚落,他都被自己吓着,对于她,他有那么地执着么?


怀里的人一直没有说话。


就在他以为她已经睡着而轻叹一口气的时候,她闷闷的声音从怀里传来,你也知道我办不到的。我在这里出生长大,我所有的亲人都在这里落叶归根,我怎么能离开。我扎根于此啊。


他隐约听到她若有若无的叹气。


他望着落地窗外闪烁的霓虹灯,心里百般无奈。




06.


他无法忍受条条框框的束缚,无法忍受一成不变的风景,他流浪惯了,他身体里涌流的是自由桀骜的血液,又怎么可能被这个北方城市所拘束。自由是他的追求,是他的目的地,却是他们爱情的终结。


然而,她却是个安于现状的人,她害怕流浪的颠簸,她害怕旅途上的未知和新奇,她习惯于脚下的这片土地,熟知这片土地上的每一条马路,每一棵大树。她与它们共存亡,她们的根已纠缠一起,难以分离。或许,她是渴望未知的,只是不敢走前去,她总是自相矛盾。


他如同逆流而上的鱼,誓要追求源地最美的风景,不顾自身安危,尽管筋疲力竭,尽管不合世俗,尽管会失败,然而这仅仅是天性使然。可悲的是在逆流而上的过程中他遇见顺流而下的她,被她的安静顺从所吸引,而她也被他的桀骜不驯所征服,坠入爱河。却不知彼此都只是卑微的过客,最终相濡以沫的终究不是对方。偌大的江河,竟不能安放两条鱼的梦想。




07.


他终于要离开,去温婉恬静的南方。那里会有大片的芦苇,会有成群飞过的鸟儿,会有涓涓流淌的细流,会有欢声笑语的女孩子,会有绵延细腻的悠长雨季,会有更加动人的传说。


只是,再没有自己。


走之前,他要举办一个摄影展览。他邀请她去看。


转眼已是二月,还是很冷,空气有点干燥。


她简单套了件大衣,穿上靴子,刚准备出门,想了想,还是系上了初次遇见他时所戴的灰绿色围巾。


终究还是有点舍不得。


她突然想起之前看到过的一个台湾的作家说,我看到的所有星光和月光,大概都被寂寞稀释掉,数都数不清了。


大概她又要恢复到没有他的时候的日子了吧——昼夜颠倒,黑眼圈终年不散,跑到酒吧里去赶稿子,在嘈杂的环境里寻找灵感,一个人在夜里一遍又一遍地看那些看过的电影,生活凌乱。或许不会再有人像他那样为她在匆忙的旅途上停留片刻了。


她站在摄影展的大门前,回过神来,自嘲的笑了笑,真没出息,她暗自骂自己。




08.


摄影展很成功,吸引了很多游客及记者。


她走近他的镜头下的世界——有坐在绚烂灯光照耀下的江面,孤独地吸着烟的淡漠女子;有站在一旁为正在耍酷跳街舞的男朋友鼓掌激动的女孩子;有穿得时尚前卫的大声欢笑的少女们;有肚子微微凸起脸上带着幸福笑容的孕妇;有在路上与情侣吵架受委屈的嘟嘴萝莉......


然而,更多的还是她——她蹲在电脑前咬着笔愁眉苦脸赶稿的样子;她穿着他过于宽大的衬衫在他眼前晃来晃去的样子;她咬着吸管望着某一处发呆的样子;她围着围巾还缩着脖子走在路上的滑稽样子;她熟睡时因为恶梦而微微皱起的眉头;她通宵打游戏通关时欢呼雀跃的样子;她故意惹他生气时候的调皮样子;她面对陌生人时的紧张与不安的时刻......所有与他在一起的时候,她都被他摄下,活在他的镜头里。


她突然热泪盈眶。


走到长廊的尽头,她脚步一滞,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这时眼泪再也忍不住,夺眶而出。


她捂着嘴,看着眼前墙上被放大无数倍的自己。




09.


那是初次见面的时候,在嘈杂的酒吧里。


一个陌生人突然坐到她对面,扰乱了她的思绪。她不满地抬头一看。


这个眼神,有疑惑,有点不耐烦,有点拽。


就是此刻,“咔擦”,闪光灯闪烁,被他摄下。


在墙上放大无数倍的照片上,她调皮的酒红色刘海被看得一清二楚,她的眼睛干净澄澈,棕褐色的瞳孔里,映出他的样子来,一抹若隐若现的微笑。


惊鸿一瞥。


再难忘怀。


然而他已离开。


她蹲在原地,失声痛哭。




10.


生活终将还是要继续。他依旧为镜头下的世界而奔波流浪,她依然在精心构筑笔下的世界,尽管这两个世界互相平行,没有交点。


但奇妙如生活,他们还是有过交点,都曾拥有过彼此的世界,活得绚烂多姿。

















评论
热度(160)
  1. 惜夕九吠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﹏提拉米苏°九吠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LAUGHING九吠 转载了此文字
  4. 冻唇蜜九吠 转载了此文字

© Panda.Wong | Powered by LOFTER